maru

这里就是个存图和存放少女心的地方。

季大爷一个眼神,高小奶马上改了口😂
这两个人怎么回事?都十月了怎么还在发糖,就不能给我们一点脑补的空间吗真的是官逼同死😂
所以下一次双人营业是什么时候?

校园灵异事件簿

 

档案01   旧校舍里自杀的女鬼(四)

 

许竟有些狼狈,额头磕破了,衣服也脏兮兮的。

艾柯张嘴刚想告诉他赶快下楼,就被捂住了嘴。许竟比了个“嘘”的动作,指了指门外。

点点头,艾柯指了指床板,两人迅速钻进了床底下。

几乎是在他们滚进床底的瞬间,门就被一股大力推开,“啪”的一下撞在墙上。

艾柯看到白裙子边在床边飘过,捂住自己的嘴吧,用脚踢了踢许竟,示意他千万别出声。

女鬼在房间里来来回回的飘,两人在床下实在是有些挤,尤其是许竟,他块头大个子又高,半个身子压在艾柯身上,这会儿觉得胳膊都麻了。

这么下去不行啊,艾柯想。到最后不是许竟撑不住被发现就是我被许竟给压吐血。

正想着,手机突然响起来,艾柯一惊,连忙挣扎着掏手机,还没等他掏出来,床板就被掀开了。

许竟被一巴掌扇出了门,撞在对面墙上,半天没爬起来。艾柯被扼住脖子提了起来,他想拽出脖子上的玉,但女鬼好像知道他想干什么,眼睛一瞪他的双手就像被人给抓住了,动弹不得。

空气越来越稀薄,窒息的痛苦让艾柯眼泪狂流,然而他此时脑子里想的却是,为什么林枫能打进来电话?

还没等他想明白,女鬼突然尖叫一声夺门而出,而他落入一个温热的怀里。

艾柯靠着热源咳了半天才意识到有人在拍着他的背给他顺气,一抬头就对上林枫那张臭到极致的脸。

脸这么臭,手上却是很温柔嘛。艾柯偷笑。

『还能笑得出来,看来是没什么事。』林枫站起身甩了甩手,手一甩出现一张黄符,对着艾柯说,『吞了。』

艾柯接过来,犹豫地看着林枫,『你都来了,没什么危险了吧。』

林枫继续看着他不说话。

艾柯连忙把符塞嘴里,和着唾液艰难的咽了下去。

看着他吞下去后,林枫转身出门,路过趴在地上的许竟看都不看一眼,艾柯只好扶起许竟,艰难的跟在后边。

一路畅通回到一楼,胖子赶紧过来接过许竟,何睿看了林枫一眼,招呼众人先离开后山。

死里逃生众人都有些兴奋,也算是一次特别的体验了。

走在后面的艾柯戳了戳林枫,低声问他,『你怎么没除了那只长舌女啊?』

林枫无所谓地说,『躲起来了。』

艾柯一惊,『那怎么办?要是再有人进去不就完了。』

林枫斜了他一眼,『只要你不去,她害不了人。』

『什么意思?』

林枫无视他,掏出手机看了看,皱了皱眉。

艾柯还想追问,却被何睿打断,『艾柯,我跟胖子送许竟回去,麻烦你们送女生回去吧。』

艾柯连忙点头答应。

胖子一边走还一边回头嚷嚷,『便宜你们了送美女回宿舍。』

一路上廉小雅拉着艾柯说个不停,显然处于兴奋中,舒雨洁则安静的走在旁边,时不时应和廉小雅的话微微一笑,林枫依旧面无表情跟在最后。

把两位女生送回宿舍后,两人一路无话回到宿舍,快速洗漱完后,艾柯搬了个凳子到林枫旁边,也不说话,就一直盯着林枫看。

林枫刷了一会手机,实在受不了这直勾勾的视线,便把手机往床上一扔,往后靠了靠,示意艾柯有话快说有屁快放。

艾柯眯了眯眼睛,『为什么我不去就没人会出事?』

林枫没有马上好回答他,而是看了他好一会才说,『因为你八字轻。』

『所以八字轻是妖魔鬼怪首选目标是吗?』

『是。』林枫顿了顿又说,『而且你还有些不一样。』

艾柯眨了眨眼睛,『哪里不一样?我比较帅吗?』

『不知道。』

『???不知道?』

『恩。睡觉。』

哦了一声,艾柯关了灯躺上床,思考了一下林枫的不知道是真不知道还是不想说。恩,肯定是不想说。想着想着艾柯就意识模糊了。

而林枫这边,听着艾柯那边没动静后,拿起手机,看着最新的一条短信,微微叹了一口气,开始思索搬出去的可能性。

 

校园灵异事件簿

档案01   旧校舍里自杀的女鬼(三)

 

        灯还是闪个不停,艾柯依旧开着手机灯,每层左右照一下喊几声,刚到六楼楼梯口就听到一声尖叫,是舒雨洁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冲到608门口,就看到舒雨洁缩在角落,胖子悬在半空,像是被空气扼住了脖子,整张脸都紫了,而廉小雅抱着他的腿,使劲往下拽。

        艾柯忙过去拉开廉小雅,『他这是上吊,你这么往下拽是要加速死亡吗?』接着左右看了看,把破架子拉过来,爬上去,对着胖子狠狠扇了他几巴掌。

        毫无作用。

        胖子越来越痛苦,可其他人什么都看不到。突然艾柯觉得有人拽了他一下,低头一看是舒雨洁,她正举着艾柯给她的玉。

        『对啊,开过光的玉菩萨!』艾柯急忙接过,直接摁住胖子眉心,一道红光闪过,胖子掉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艾柯扶起胖子,帮他顺了顺气,说『我朋友来给咱们开门了,去一楼,廉小雅来帮个忙。』

        艾柯跟廉小雅合力扶着胖子李,几人快速向楼下移动。

        到四楼时所有门窗一关一合,砰砰砰的声音仿佛催命,4人速度加快,到二楼时灯突然全灭,一片漆黑中传来两个女生的尖叫,艾柯喊,『别慌!舒雨洁,开手电筒。』

        舒雨洁战战兢兢地拿出手机,艾柯说,『淡定,这都是老把戏了,恐怖片看过吧,别怕,继续走。』

        在微弱的亮光中又下了一层,舒雨洁回过头,声音带着哭腔,『怎么……怎么还是二楼啊?』

        望向墙上的“2层”,艾柯沉默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林枫不止一次说过他八字轻,白天上街都要小心,他还作死大半夜探什么鬼屋,这下好了,鬼打墙了。

        『艾柯?艾柯!』叫了艾柯半天没动静,俩女生都慌了。

        『啊?哦,那啥,我想了个办法。』艾柯说。

        『什么办法?你快说呀,雨洁很害怕,我心里也毛毛的。』廉小雅四下望了望。

        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,拼了!

        示意舒雨洁过来扶着胖子,艾柯喘了口气说『咱们兵分两路,你们俩带着胖子下楼找何睿,我引开这个……这个东西。』

        『你怎么引啊?』廉小雅问。

        『我往上跑。』艾柯把玉观音戴回脖子上,『顺便找找许竟,你们没发现他不见了么?』

        听艾柯这么一说俩人才发现少了一个人,廉小雅说『我们本来在门边等着,突然灯开始闪,门外有什么东西在撞门,我们转头发现你俩没在值班室里面,突然所有寝室门都开开合合,我们当时都慌了,就转身往楼上跑了。』

        『我们一直在值班室啊,算了,你继续说。』艾柯皱眉。

        舒雨洁接着说『许竟跑在最后,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不见了。』

        『许竟中途摔了一跤,可能那时候掉队的。』缓过来的胖子补充道。

        『好吧,你们往下走,别怕,人多力量大。』艾柯给俩妹子打气,『如果情况实在紧急,就把胖子扔了,反正他皮糙肉厚,但你俩千万别分开。』

        俩人转头去看胖子,胖子愣了愣,挥挥手,『没事,我不介意,保护女性,人人有责。』

        看三人点了头慢慢下楼,艾柯深吸口气转身往楼上走,上楼倒是畅通无阻,没有鬼打墙,估计就等他自投罗网呢。

        刚到6楼,艾柯就生生停住了脚步,楼梯口飘着个白裙女人,青紫色的舌头垂在胸前,正直勾勾盯着他笑。

        艾柯深吸口气,果断转身又往楼下跑。眼看着到快到2楼了,那长舌女又出现在楼梯口。

        靠!还带闪现,太无耻了!艾柯心里默骂,然后一转弯跑进了3楼。

        慌乱中不知进了哪个房间,里面的床还残存着木板,艾柯果断往地上一滚,躲进了床底下。

        门无声的打开,一闪一闪的灯光中艾柯看到一双脚从眼前飘过,冲着墙角破破烂烂的柜子过去,然后突然就安静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灯还在闪,但是没有任何声音,不仅如此,艾柯甚至连自己的呼吸声都听不见。

        太诡异了。他不敢出去,那长舌女肯定还在,没准就在自己头上飘着呢。

        艾柯猜得没错,女鬼此时正悬在吊扇下方,一动不动,头发遮着脸,也不知道睁眼没。

        突然门外“咚”地一声,像是什么重物坠地的声音,艾柯看到门一关一合,探头看了看,然后慢慢爬出来,小心翼翼挪到门口,朝外小心窥视。

        走廊上静悄悄的,不同于刚刚那种仿若与世隔绝的寂静,走廊上有风声。

        贴着门,艾柯刚想出去,手机突然响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迅速按下通话键,林枫的声音传进耳朵里,『哪呢?怎么没见你人?』

        艾柯压低声音说,『我在三楼。』

        『你上楼干嘛?』

        『我找同学啊,还有个同学不见了。』

        『找到了吗?』

        『没有。』

        『……』

        『那个……林枫,你能不能上来啊,我感觉那个长舌鬼就在门外边。』

        『……等着。』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林枫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    艾柯又挪回门口,手刚碰到门把,门突然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两声惨叫响起,又突然止住。艾柯定了定神,门外是许竟。


这个人,吹爆好嘛!

我发的图,有些是自己截的,有些是微博存的(我并不会修图),没带logo的我也不知道原po是谁了😂😂😂如果有侵权的话可以私信我,我删掉。还有,想保存抱走的也请随意,我把水印关掉好了。

小饼还是让我痴迷的那个小饼,感冒也不能阻止我看图流口水。